马鞍山市民心声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859|回复: 6

母亲的一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2 13:3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母亲的一天(外一篇)
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的一个夏天,天还没亮,“吴姐,快的走达”, 邻居汪奶奶(她辈份高一派年龄比我妈小)喊我妈一起去河地私家菜园摘菜的声音,“我妈王家塘洗衣去了” ,排在笫三的姐,一边洗锅灶一边回答着汪奶奶,她洗完锅灶也要同母亲一起出工的,话音未落,母亲洗完一家九口人的衣服回来了,将一竹篮衣服放在门口的晒酱土砖墩上“胜兰,衣服放在这儿,等会晒一下”,“ 我们走,汪奶奶”, 母亲又拿起另一个梢大点的竹蓝,紧跟着前面同屋的一群妇女到两华里开外各家菜园地摘菜、割山芋藤(猪食)。
借着蒙蒙晨光,各人一顿劳作,母亲肩上用锄头扛着满满的一大篮人的菜、猪的食回来了。刚到家天也亮了,生产队长出工的叫喊声正响起来:“男劳力到小河边去割谷,妇女到塝上拨秧”,“ 用牛的原法去用牛”。看到刚回来的我母亲,嗓门低八度“吴婶,你同元英奶奶几人照到门口塘车水去阿!”因车水不用下水田,还是两班轮休,梢轻松些。母亲换下被露水打涅的全身衣服穿上草鞋跟上出工的人流到各自的岗位开始了一天的劳动。
早晨出工的妇女不多,除非家里孩子多劳力少,要去争些工分,否则要多找钱还分不到口粮,口粮按人口分些也按工分分一些,一般人家妇女都家做家务。
接近九点,饭,我在家烧好了,五弟放牛也回来了,六妹带着七弟在门口等母亲要吃奶呢,吃完早饭一家人按母亲往日的分工,讨猪食的,洗锅灶碗盘的,扫地的、担水的,给水缸换洗的,还有搭牛屎(将牛屎搭到墙上,干了抓下可作柴火烧、还可挑到地里饶火粪作土肥用,更重要的交给生产队可得工分)的,检猪屎(每天傍晚生产队统一收集,40市斤一个工分)的,修理、准备农具等等,晒麦子和豆子要几个人共同才能完成,昨天队里分给的稻草,也要挑到余屋山上去晒干,晚上烧饭还靠它呢。大哥二哥一般家务做得少,最多挑些水,母亲经常做我们小的思想工作,说他俩队上做工累,是靠他俩队上争工分,否则年终队上决算要找很多钱的,我们几个小些,能做事的也就愿意多做些家务,幸好是暑假,只有我和五弟上学,在家帮些忙,二哥读到初一就回家了,三姐没上全日制一天学校,上了些夜校扫盲班之类,六妹七弟还小着,大哥只读过几年私塾,但在同龄的伙伴中算最能说会算、会写的了,六言杂字、贤文说的头头是道。
大哥挑谷到大队部“扎米” 还没回来,“开工啰” 队长高嗓门又响了,“ 除了用牛的,其余男女老少都去插田”,那时的队长很辛苦,出工在前收工在后,还要经常同那些赖人、不称理的人作斗争,有时挨打挨骂。母亲喂完七弟奶同全队妇女一样挑秧到水改旱插田去了。插田是最苦的活,是农民真正的面朝黄土背朝天,那时农村七八月称作“双抢” (抢收抢种吧),大队公社都油印办了《双抢战报》,还有宣传队工作队经常田头作动员、宣传工作,社员思想纯朴,积极向上,有说有笑,有时还一边劳作一边唱起真正的秧歌。突击队名称特多,也很激情。
母亲妇女组挑完三担秧后也同男劳力一起在水田里插秧,一般男劳力插五列,妇女儿童插四列,倒着后退不抬头、不伸腰、不停顿一气呵成。有人想慢些或停顿竭会儿,都不行,一字排开,谁也不让谁。到正中午队长总算发话了“竭拔啊”。一般早上不竭拨(休息)上午竭一拨,下午看活重与否竭一到两拨。竭拨休息对妇女而言既重要又只是虚名,男人们抽抽黄烟,喝喝水,说些笑话也算轻松,术凡爷爷还要讲很多历史故亊。而妇女解个手都要走得很远,很少有人坐下来休息,即使坐下手上也都做针线活。母亲听到“竭拨” 声后,放下手中的秧苗,找不到洗手的水就近上岸,泥手泥脚直奔家中而去,我们四个小的弟妺正在家等着,母亲一边喂奶一边教我怎样做中午的红芋糑,猪食怎样烧,片刻,又急忙忙上工去。
午后太阳威力更大,水温都在50多度,水蒸汽直往人身上喷,人的衣服两边水夹,里面是汗水外边蒸汽,一天下来从早上工到晚收工衣服都是湿的,仅夜里穿的衣服才是干的,人人如此也无人喊累。
上午收工后,母亲喊父亲一起到长塘捞些猪菜,一天拿4分工的姐姐扛着带叉的竹杆帮忙,父亲捞,母亲和姐摘。大哥顺便挑一担人吃的水回家(挑人吃的水塘较远,猪吃的人用的水塘较近),二哥就带些劳动工具回家。
一到家二哥就问我和五弟捡了多少猪屎,两人都只到余屋山上(各家猪活动的场所)转了两趟,幸好是“双抢”这几天专业捡粪的黄梅佬(邻县的湖北省黄梅县的人)来的人比往日少,我俩捡了约7、8斤猪粪。母亲一边吃饭(糑)一边教我怎样做晚饭,一般晚上都是用土豆煮手扞面,还加些韮菜,1升半小麦粉,母亲叫我到山地挖半垄洋芋, 下午五弟又要去放老母牛,带有一小牛仔,有时我俩都去放牛,我家共看了两条大牛和一条牛儿,大公牛父亲牵去耕田了。生产队一条大牛看一年好象是60个工分,那时不管是什么牛,屠宰要由大队报公社批准。饭后除大哥二哥休息一会外,都按母亲吩咐做些家务, 大哥还记起去給奶奶挑点水,父亲兄弟二人, 叔叔同我家共同供养奶奶,而我家都是大哥做得多,大哥结婚生儿育女直到奶奶去逝都是大哥管护,也是母亲提议的,说家里当时弟妺都小,哥嫂也无多言。
中午休息时间比早饭后若长点,二哥拿好队上发的盐票肥皂票和一元二角钱,到公社旁的合作社买东西去了,母亲和父亲和我一起到余屋山上将晒的柴草翻过边,这样柴草容易干些,姐在家收衣服,下午约3时队长开工的喊声又响起:“一家出一劳力担大粪,其余男女老少到小河边收谷把”“ 用牛的照用牛”“ 傍晚在大粪池称猪屎”, 队长反复叫喊,满屋场一转,就到白虎咀上等人, 人到了五六成就起身往田里走,一般前后相差不到十分钟, 人人都自觉, 否则是要扣工分的。
下午父亲用牛, 母亲、二哥、姐都去收谷把,大哥挑大粪(大粪根据担数和浓度数折成工分),先挑自家里,再挑无劳力人家里,记得当年有十来家无劳力,要么男人是工作人员,要么是老弱病残,要么是手艺人,寡妇家极少。挑大粪是又苦又赃活,必须满桶的,又要赤脚挑到田中间均匀地抛撒开。
母亲在收谷把,一开始轻松些,以收捆为主,劳力挑运,但收捆完毕,所有出工人都要挑运,男的一担挑4捆,女的一担挑2捆,满身是汗草。一般日头下山后还要做一拔工,收工前半小时记工员拿出各人的工分册,逐个叫名,今天早、上、下午出工情况,大家监督,算出工分、登记、上册、盖章交给本人。当时男成人(劳力)一天1个工分,成年妇女一天按8分工计,未成年男女孩每天3分工起步,逐年增加。早、上、下都是按2比4比4折合计工分。
母亲当时在出工的妇女中年龄可能算大的,好象除了方奶奶(至今健全)、代娘(只出上下午)、“的姐”( 无儿女)外,我母亲年龄最大,当然后来母亲也出工较少。
下午收工后是人人都最忙的时候,晚上区电影队轮到我大队放电影,大队又轮到我生产队(一般一个月一个大队才放电影一晚,当年老百姓最欢欣的亊,一是过年,二是看电影),母亲回家的第一件事就帮我烧面条,大哥去为队上收猪粪记帐(一般两人:一人过称一人记上工分折),二哥将我和五弟捡的粪称后倒在一只筐子里,共只11斤。姐同父亲等忙着收柴草,先打捆,再挑回家叠成堆。收完柴草,母亲叫把人先洗澡,因全家只有一个大木脚盘,姐给六妹七弟在小木盘里洗澡,父亲和二哥打扫门口道场准备乖凉,大哥搬出了竹床和小桌子、小板凳,又在离小桌子稍远处烧一小草堆,用作薰蚊子用。
母亲忙的最后一个从家里出来,刚揣起一碗面,电影队高音喇叭响了《大海航行靠舵手》等革命歌曲,大哥二哥我和五弟都立马放下碗筷朝放影场跑去。等我们看完《地雷战》和《红打记》两场电影回到家,门口道场上竹床、小桌子和板凳都收拾到家里了,母亲正在给熟睡的六妹和七弟扇风赶蚊子,我们回家倒床便睡了。晚上我起床小便,看到母亲还坐在煤油灯下做针钱活,几双布鞋邦子叠放在一旁的柜子上,只有那笺简陋、无罩的瓶式油灯伴着母亲,火苗一跳一跳……
母亲节来了,敬以此文献给天下勤劳而善良的母亲!
2017年5月12日

发表于 2017-5-13 16: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点击》》》》》》淘宝优惠券  省钱购物
发表于 2017-6-21 16:0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发表于 2017-6-21 16:3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永远感恩,再次拜读
 楼主| 发表于 2017-6-22 11:58:2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各位浏览,很多人都难忘那段岁月,年轻人很不了解,
 楼主| 发表于 2017-6-26 08: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天/一色 于 2017-6-26 11:02 编辑

                                                                     平凡的母亲

       父亲去逝快十九年了,比父亲小七岁的母亲今年八十又七,目不识丁,连个基本数字1、2、3、4也认不全,生养五男二女(乡下有句老话五男二女是仙家,我曾暗暗以此为豪)并抚养成人,大哥三姐六妺读书不多,只算脫盲,大哥有些小智,在乡下能算会写,做了几十年生产队会计,至今还被经开区管委会和村委会留做村民组(生产队)组长。本人及五弟先后参高考均被录取,毕业分配工作,五弟自毕业就一直在芜湖工作生活,现在也有了孙子。五弟高中复习多年未果,而今在外自主办企业,规模尚可。母亲一生生活在农村,几乎不知道什么叫路灯、什么是城市夜景,更未出过远门,父亲在时多次叫她一起到五弟七弟的芜湖去看看,由于母亲晕车(善良的母亲在1972年春,由于本房族一七岁房弟到县林场上山捉毛虫出车祸,在现场看护车祸孩子的妈妈而操劳过度,整天未进食物,又坐事故平头“江淮”贷车到交通局,路上大吐、晕车,直到现在毛病难除)一直未成,中途我们也准备了多种方案:用露天农用、转三处火车、轮船、摩托车等等,都未得现。      

      2014年10月,母亲开始有些小痒,五弟七弟回家看望,这一次很多人做了母亲大量思想工作,决心将她接到芜湖去住些时日,她动心了,免强同意,但条件是路上出现晕车随时随地往回走。为了母亲的安全,除了五弟七弟车外,妺夫车护送到芜湖,全程300多公里,进了两个服务区。后来听讲路上有些小晕,笫二天休息一天就好了。在我们心中,这是我们家里一次伟大的征程和创举,是我们家庭的万里长征,托上天洪福,平安顺利到达。在芜湖七弟家住了一个多月,两个弟媳都很孝敬,七弟媳每天服恃茶水衣食,还用中医方法进行疗养,揣洗用水、倒马桶,无微不致。五弟媳下班后经常为母亲买衣买药,尽心尽孝。嫁到芜湖大哥的女儿慧珍也常来看看奶奶,还有六妺女儿余文珍夫妇及小孩、二哥家雅珍、理科、我一家五人(妻、子、媳、孙女)也多次专程到芜湖看望老人。幸有此行,否则儿女愧疚终生。元旦外孙余文志举行婚礼,母亲坚持回家参与,余文珍、余文志姐弟二人,由于自家爷爷奶奶早逝,由其外婆—我的母亲(因在同屋场)一手带大成人,甚比自已的孙儿孙女。所以逐其心愿,大家一齐护送回家赶“热闹”。母亲的一生,是勤劳的一生、善良的一生,智慧的一生,伟大的一生!我们的大家庭发展,在思维理性上,母亲的功劳要多于父亲。
       母亲的娘家在河(我县母亲河—二郎河)西邻村的狮子山脚下,算是大户人家,解放后差点评上地主成份,外婆是个有性格、较强的女人,外公过世较早,母亲排在笫五,也是最小,性格温和,一河两岸都知“的娘娘” 人好、善良。我家在河东坝脚下,五四年大洪水淹没了刘家河屋场,就投奔河西外婆家边的上元湾屋场,靠的是舅舅。我及老五、老六在元湾屋场出生的,文革中六七年全家回迁到刘家河。这些都是母亲的主意,假如当初不搬往河西,我们几个小的肯定不会来到这个世界,当时大跃进时代河东饿死不少人,而河西连个讨饭的都未饿死一个,更谈不上生孩子了。七弟是回迁到刘河后再出生的,但今日的刘河己迁往余屋山坡上。
      母亲一生操劳,换来的除养活了我们兄弟姐妹七人外,那就是贤慧、勤劳、善良的声誉。我的母亲也同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是一位平凡而伟大的母亲,只是各自的伟大有所不同,愿天下的母亲永远健康长寿!母亲节快到了,慎以此文献给世上所有的母亲!
                                                                                                                                                   2017年5月12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 07:2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母亲入天堂己七天.祝天下老父老母们健康长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市民心声论坛提醒您:1、所有内容,一经提交,均无法撤销或删除,请您慎重对待每一次发言; 2、在必要时,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3、所有留言本站在未调查核实前,概不负责其真实性。

论坛手机版|马鞍山市政府门户网站 ( 皖ICP备11015966号   

GMT+8, 2018-1-18 23:5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