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鞍山市民心声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785|回复: 0

海子诗歌《远方》鉴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4 17:38: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远方
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
遥远的青稞地
除了遥远 一无所有
更远的地方 更加孤独
远方啊 除了遥远 一无所有
这时 石头
飞到我身边
石头 长出血
石头 长出七姐妹
那时我站在荒芜的草原上
那时我在远方
那时我贫穷而自由
这些不能触摸的 姐妹
这些不能触摸的 血
这些不能触摸的 远方的幸福
远方的幸福 是多少痛苦
诗人海子痴迷于西藏文化,短暂的一生去过两次西藏,留下了不少优美的诗歌,这是其中一首。
理解海子的诗歌,必须先理解海子精神上的痛苦。诗歌,就其本质而言,不是技巧,而是一种精神。可惜,在中国,几千年的诗歌传统,讲究的就是技巧,因为诗歌对文人而言,就是一件衣服,不得不穿。于是诗歌技巧发展到极致,而诗歌精神却日渐衰微。而海子是不多的几个真正拥有诗歌精神的人,是传承屈原李白诗歌之火的传人。
《远方》写于88年8月的西藏之行,表达了诗人精神上的矛盾痛苦。诗人一生向往远方,远方是诗人反复吟唱的主题之一。最有名的就是“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祖国》),这是我们耳熟能详的诗句,可这句子里包含了作者多少痛苦,坚毅,无奈,决心,却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很难想象的。
《祖国》写于87年,88年的《远方》,很像是一种幻灭,对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的悔恨,其实不是这样,早在84年的诗作《龙》里,诗人就写道,“远方就是你一无所有的地方”,可见诗人从走上诗歌这条荆棘之路的起始,就清醒的知道,诗歌之路,是一条通往一无所有的艰难之路,可尽管这样,诗人义无反顾的勇往直前,在吟唱远方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孤独,终于无法自抑的走上了不归之路。
中国诗歌,追求“言近意远”的意境,无论是“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直白,或者“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自然,都因其言近意远而流芳百世。海子的诗句“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遥远的青稞地/ 除了遥远 一无所有/ 更远的地方 更加孤独/ 远方啊 除了遥远一无所有”,同样言近意远,不同之处在于,古人的诗歌情感含蓄,而海子情感强烈。从诗歌艺术而言,含蓄胜过直露,但含蓄并不胜过强烈。
海子在《诗学·一份提纲》中说道,“我恨东方诗人的文人气质。他们苍白孱弱,自以为是。他们隐藏和陶醉于自己的趣味之中。他们把一切都变成趣味,这是最令我难以忍受的。比如说,陶渊明和梭罗同时归隐山水,但陶重趣味,梭罗却要对自己的生命和存在本身表示极大的珍惜和关注。这就是我的诗歌的理想,应抛弃文人趣味,直接关注生命存在本身。”(选自《诗学·一份提纲》)尽管出于民族情感,读到这样的文字我们会不舒服,但我们应该承认,海子的认识有极其正确的一面,正因为中国古人,用生活的趣味来冲淡生活的痛苦,表现在诗歌里,就是情感含蓄的特点。而海子直面人生的痛苦,表现在诗歌里,就体现出强烈的情感色彩。从艺术上说,两者孰优孰劣,可以智者见智,仁者见仁,但我们不能否认,海子言近的诗句里,包含了诗人对生命深刻而痛苦的体验,这种体验,不亚于任何一个伟大诗人,无论古今中外。而诗歌,缺少这种体验,真有存在的必要吗?
海子认为,“诗,说到底,就是寻找对实体的接触。”(选自《寻找对实体的接触》(《河流》原序)),而实体,海子也称为“元素”,这些基本的元素或实体中,主要有“太阳”、“土地”和“水”,而石头则是土地中最重要的成分,在和《远方》同时创作的《西藏》一诗中,三节诗首句都是“一块孤独的石头坐满整个天空”,可见,海子对石头有许多独特的想法。“这时石头/飞到我身边/ 石头 长出血/石头长出七姐妹”,我们不妨理解为,海子在这遥远的地方,尽管孤独,尽管痛苦,但依然思索着宇宙的实体,从这实体中,产生生命(血),产生美好的事物(姐妹)。而这些美好的事物和生命,却依然是不可触摸的,尽管诗人已经来到了向往的“远方”,来到了以为可以触摸实体和美好生命的远方,可是,最后的感受,却依然是不可触摸。“远方的幸福是多少痛苦”,我想,任何一个在精神上上下求索的人,都会有相同的体会,真正的美好永远只存在于心灵之中,好比完全的圆只存在于概念之中一样。但尽管如此,这种求索的勇气和过程,却依然是充满美感,有无尽的感染力。
促使诗人执著于探索向往“远方”的,无疑就是诗人所追求的心灵自由。“那时我在远方/那时我贫穷而自由”,心灵的自由,是任何伟大艺术家所必备的先决条件,可是环顾中国的现状,你能找到拥有自由心灵的艺术家吗?尤其是用文字表达的文学家,他们早已习惯于在屋檐下思索,就算写的完全是古人的故事,也已经无法摆脱屋檐下思索所养成的矮子习惯。只要看看中国有这么多文人,在津津乐道专制皇帝的丰功伟绩,就知道他们的思想有多么鄙怜。
而海子则不同,海子生长在偏远的农村,充斥城市的那种浸透骨髓的向上爬的愿望,还没有伤害农村的纯朴,而海子很年轻的时候,就沉浸在学问之中,使海子得以保持赤子之心,思想也就更为自由。当然,作为一种比较抽象的文学形式——诗歌,也比较容易逃脱专制的粗暴蹂躏,这使海子在写作上,体现出自由而流畅的气势,尽管不是那么好理解。
阅读海子的诗歌,令人痛苦。但是这种痛苦其实并不来自于海子的诗歌,而是来自于我们的内心。只是凡俗的生活使我们的痛苦变得麻木,而海子的诗歌又使它锐利而持久,假如你还在思考生命或生活的意义,这种痛苦难以避免。而海子的诗歌正具有深深切入人心的力量。
但是这种痛苦本身,也多少包含着些许幸福,也就是海子向往的“远方的幸福”,尽管这种幸福,“不可触摸”,又“是多少痛苦”,但海子不会放弃,喜欢海子的我们也不会轻易放弃。我相信,海子用生命“传递的火”,不会“又是在白白地燃烧”(选自《献诗》198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市民心声论坛提醒您:1、所有内容,一经提交,均无法撤销或删除,请您慎重对待每一次发言; 2、在必要时,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3、所有留言本站在未调查核实前,概不负责其真实性。

论坛手机版|马鞍山市政府门户网站 ( 皖ICP备11015966号   

GMT+8, 2018-5-21 07:3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