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鞍山市民心声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634|回复: 0

小说《荞麦湖之恋》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0 09:4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陈老头 于 2018-1-10 10:10 编辑

二、小南弯村
早晨,蔚蓝的天空随风飘动着几朵绒绒的白云。远远望去,小南弯村稀稀拉拉十几户茅草屋,乍一看,倒像是停在林中弯处的小火车一样,一节一节的。整个村庄上空,一缕缕青烟在树隙中升腾缭绕。
季文标指导员和往日一样,习惯地拿着铁皮喇叭罩在他白晢的脸上仰着头喊,每喊一次,脸和脖子就憋红一次,每憋一次,脖颈上的青筋就暴粗一次。
“喂!全体社员注意了!全体社员注意了!吃过早饭都到驷马河大闸去,给新来户陈老师家搬家具,上午记工分!”上午记工分连喊两遍,而且喊得很响很亮。
季文标,小南弯村村长,本地人都习惯地叫他指导员。他二十多岁,个子不高,瘦的精悍,白净的脸上透着几分聪明。他是大队书记的干儿子,叫他来小南弯村当村长,都是大队书记的意思,一是让他锻炼锻炼,二是呢他在小南弯村如果遇到点什么事,也有大队书记这颗大树给他顶着,大事能够化小,小事能化了。因此,季文标在小南弯村当村长期间,除了严会计和丫丫两个人外,没人敢和他正面顶撞,就连他的老婆小佘也不另外。
季文标又举起喇叭重复喊了一遍……。
端着饭碗的巧舌婆们和往常一样,一大早又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她们能聊什么呢?不就是聊聊谁家的老母猪一窝下了十几个仔,要么就是说谁家的大姑娘没结婚就怀了孕。其实,她们最喜欢议论大队干部轮番陪广播站女知青睡觉的事,一直说了很多年,而且说得有鼻有眼,每次说完后她们心理都感觉满足了许多。可是,这次和以往聊的不一样了,村上又搬来了一户新来户,她们不想再扯那些陈年旧事了,老说知青那事她们自己也觉得无聊,毕竟自己没有亲眼看到过,只是传说而已。
兆贵的老婆陶大兰端起一个大饭碗,嘴唇顺着碗边吸了一口白生生的大米粥,正准备往下咽时却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她慌忙咽下那口大米粥,说:“哎!哎!你们知道不知道这个新来户是哪里来的?”说完后她停了停又叹了一口气:“哎!搬哪不好,为啥偏偏要搬到这个鸟不拉屎地方?”接着她又继续吸了一口粥。
英子的牙嚼酸了不想说话,只是放慢了一下节奏瞅了大兰一眼后又“嘎吱嘎吱”地嚼着罗卜干。这时,二魏老婆慢腾腾地冒出来一句话来:“人家哪的管你什么X事?说这儿是鸟不拉屎的地,谁又用花轿抬你来的呢?”
大兰眯着眼睛瞟了一下二魏老婆,并把那口停在嗓子眼上的米粥又硬生生地咽了下去:“是不管我X事,要不是我家挨千刀的兆贵骗了我,你就是八抬大轿抬我我也不来这鬼地!”
英子干脆把嘴里的罗卜干吞噬了下去,筷子在碗口上敲得当当响:“你不会忘了吧,我倒是听说你在老家吃发芽的土豆差点丢了性命,再说了你们老家有这么好的风景吗?”,英子边说边拿筷子用手一划画了个半圆。
大兰“扑嗤”一声笑了,笑得嘴里的饭粒溅了一地,好在有勤快的大公鸡跑过来将地上的饭粒检得一粒不剩。大兰用筷子点着一节节茅草屋:“真笑掉我大牙了,就这些破茅草屋还是风景?哟哟哟!还再说呢,再说风景再好能当饭吃呀?”
大兰越说越兴奋。唉哟,我家该死的兆贵说这里比天堂还要好,又说是什么世外桃园啦,狗屁!来了一看才知道连个电都没有,一年四季靠点煤油灯过日子。咂!咂!咂!你瞧瞧,这个穷地方连盒香脂都买不到,我的脸都裂成一道道沟了。
英子嘴里一阵咕噜,反正是说大兰臭美之类的话。
其实,大兰身材高挑匀称,瓜子脸又白又嫩。特别是她那两瓣屁股尖儿又大又翘又圆,生了三个孩子后屁股还那么圆润迷人,男人看了她的屁股都会热血沸腾,就连老光棍五爷见到大兰时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细缝,盯着她的屁股瓣儿不松眼。
你说什么? 大兰突然问。
英子巧妙地回答。“哦,说你年轻漂亮,长得挺美!”
大兰呵呵地笑:“其实我长得是挺好看的啊,就我这翘屁股,哪个男人看了不动心呀,嫁给黑鬼兆贵真是屈死我了。”英子和二魏老婆笑得前仰后合,差点都笑叉了气,说自己长得好看也就罢了,哪有说自己屁股长得好看的呢?哈哈哈……
“这很简单,换个吃公粮的男人去享福也不晚呐!”英子慢慢的讽刺说。
其实大兰她何尚不想啊,她早就对兆贵不满了,嫌他脸黑得像掉进煤炭里似的,两颗大门牙就跟棺材钉似的漆黑,满嘴臭哄哄的没到天黑就要上床抱着她亲。大兰心里一直发闷,她嫉恨小南弯村的男人中就算“小开”长得帅点,可惜被他的老婆陆梅管得死死的。
“唉!一个老师不在家好好教书,跑到我们这个穷乡僻壤来干什么?”大兰还在叹着气追着说。
“啊哟!你说他来干什么?是相中你了来娶你的呗!英子说完伸了舌头扭头就跑。大兰举着筷子边追边骂:“死英子,看我追到你,不撕烂你的嘴!”英子只顾调头跑,正好一头撞上手提铁皮喇叭的季文标。“啊呀!你们几个娘儿们又在说什么呐?马上就要上工了,今天上午都到驷马河大闸去,给新来的陈老师家搬家。”
正说着话,二魏走过来,一边走一边用手抹着粘在下巴上的稀糊粒,大舌头且口齿不清地“呜噜呜噜”地说:“日,日你,几个骚女人,一天不说骚话心里就难受!”几个女人见到二魏心就烦,光顾着说话也没人理他。二魏自知没趣地在一旁抱起藕节粗的膀子逗起树上的鸟叫。
大兰突然问季文标:“文标,文标, 新来户是什么来头呀,要我们给他搬家?哎,文标啊,我们家搬来的时候,你也没派一个人给我家搬家嘛。”季文标歪着头斜着脸:“就你家兆贵一担箩担挑来三个孩子,你背一床破被子来的,都穷得叮当响,还好意思跟我提呢,我都为你害臊。”大兰脸上“唰”的一下,红一阵白一阵的不自在,她很后悔刚才不该跟季文标提搬家的事。搞得自己里也不是外也不是,真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可是大兰又想,小南弯村搬来的十几户人家,也不比她家条件好多少呀,不穷也不会来这里了。想得这里,她又自信了起来,可是无论怎么样,她也要找个话题来打破这个僵局,最主要的还是要掩盖掉季文标说的那句话。想到这,大兰随口抛出来一句话:“文标,我今天来事了,肚子疼干不了重活,请个假行不行?”
“早不疼晚不疼,怎么现在就疼了?不行!今天给陈老师家搬空,一个都不能少。”季文标重重地回答。二魏还站在那里逗树上的鸟学鸟叫。听大兰说肚子疼,他又忍不住插话:“日,日你,你肚子疼昨晚和骚兆贵还叫那么大的声音做什么用呢?”
“滚滚滚!人家又没跟你说话,你管老娘昨晚叫多大声呢!”话音刚落,大兰大叫:“哎呀妈呀,X养的二魏你真不要脸,你昨晚不会是躲在我们家床底下偷听的吧?”大兰说完自以为上了算似的张口大笑。
“放你妈屁,老子吃饱了撑的!就你家那个扇墙开了大裂缝,你和兆贵还叫那么大声音,指不定全村人都听到了呢。”
“你是好怂,要么你就是趴在我们家墙缝偷听了呢?我叫…”大兰话又兜回来,调头骂立兆贵:“X养的兆贵哎,你今天要不把那个破墙缝堵起来,以后你就别想快活了!”
一阵笑声过后,季文标的铁皮喇叭又响了:“大家抓紧时间到驷马河闸口了,大家抓紧时间到驷马河闸口了…下午男劳力去南硬村王木匠家后圩拖黄土垫稻场,妇女们都去丁字河北边田里拔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市民心声论坛提醒您:1、所有内容,一经提交,均无法撤销或删除,请您慎重对待每一次发言; 2、在必要时,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3、所有留言本站在未调查核实前,概不负责其真实性。

论坛手机版|马鞍山市政府门户网站 ( 皖ICP备11015966号   

GMT+8, 2018-8-20 23:0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