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鞍山市民心声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13|回复: 0

小说《荞麦湖之恋》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陈老头 于 2018-1-12 11:33 编辑

四、我的父亲母亲
母亲那夜淋了雨受了凉,加上又劳累过度,母亲生病了,还是胆总管发炎。我的心像猫抓似的疼痛,我恨不得把自已的肝胆摘下来送给母亲,那样母亲就不再疼痛了。母亲被送往绰庙乡人民医院住院治疗时正值农忙季节,我和姐姐轮流去医院照顾母亲。母亲只要发病又是很多天不吃不喝,每天靠打点滴消炎止疼来维持生命。所以几天下来就欠了医院不少的钱。当时农村几乎没有收入,只有盼着父亲回来一趟,欠药费的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
我轻轻地推开乡医院病房的门,母亲睡在发黄的被子里,只露了一点点脸。我慢慢地走到母亲身边,看着母亲憔悴的面孔,我弯下身将母亲的手轻轻地托在掌心里,借着从窗户射进暖暖的阳光静静端详她。隐隐地,鼻子有些发酸。然后眼前就一片模糊了。泪光中,叠印在我眼前的是母亲那和善慈祥的面容。
母亲睁开蒙胧而又无力的双眼看着我,许久才说一句话:“冬冬,你来了?”
“嗯!妈,今天你感觉好点了吗?”
“唉…就这样子,有啥好不好的?肚子不疼就算好的了!”过了一会儿,母亲又叹了口气:“唉!欠了医院这么多的钱,要是你父亲能回来一趟就好了。”
看着母亲的样子,我只好安慰她。
“妈,你别多想,欠医院的钱总会解决的,说不定父亲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嗯,但愿吧!”说完,母亲用瘦弱的手将被子掖过头顶把脸藏进被窝里。我感觉到母亲在流泪。
身穿白衣的护士和往常一样,手里拿着几支体温表走进病房给我母亲量体温。可不一样的是她今天是拉长了脸进来的,没有一点和颜表情。我很惊讶,今天是怎么了?护士边走边甩了两下体温表,走到我母亲床边停下,对着亮光看了一下体温表后并硬生生地说:“十一床,量体温了!”我母亲张开嘴,护士将体温表插进母亲舌头下面冷冷的甩了一句:“十一床,你家什么时候送钱来?”
母亲从嘴里拔出体温表:“我孩子的父亲他是公办老师,只是在外地教书,这几天就要回来。”护士指着母亲手里的体温表:“放回去,放回去!听好了十一床,要是再不交钱,院长说就要停你药了!”我看到母亲发干的嘴角微微抽动了几下,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母亲能说什么呢,毕竟欠医院的钱是事实。我站在母亲床边,心里特别的难受,甚至对自己产生了恨,恨自己没有能力帮母亲偿还这笔医药费。
那天晚上,父亲真的回来了,是走着五六十里山路回来的。都说一对恩爱夫妻,不管他们离得有多远,俩个人心都是紧紧连在一起的。父亲一个人徒步行走了一天的山路,到小南弯村新家时已是傍晚时分了。父亲得知母亲生病后,父亲又从小南弯村走了十几里路,才到乡人民医院。我看到父亲跨进病房时,我忍不住抽泣了。父亲摸了我一下头径直走到母亲身边拉了母亲瘦弱的手:“秀琴,你现在怎么样?”
父亲看着母亲憔悴的眼神,迟疑了片刻,歉疚、惭愧、怜爱等一起涌入心头,父亲的眼睛潮湿了,在灯光下闪烁着点点银星。母亲发白的嘴唇在颤动,眼睛总是盯着父亲一动不动,那眼神像无数道同心光束直接射向父亲的眼球。父亲本想安慰母亲,话又吞了回去。忙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微鼓的信封递到我母亲枕边。父亲将母亲的手揽在怀里:“刚搬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真是累坏你了!这次我来得匆忙,如果钱不够,我回学校后再想办法,只要你安心养病就好了!”
父亲的短短几句话,多多少少给母亲一些安慰。母亲有点激动,我母亲是一个很能满足而且是给一点阳光就烂灿的女人。母亲之所以用那种眼神盯着父亲看,也心疼父亲他走了五六十里的山路,屁股还没有落板凳又赶到医院。当母亲和父亲眼神交织在一起时,很快又变得平静了……
护士进来收体温表了,护士接过我母亲递给她的体温表看了一下后又甩了甩。护士看到我们都在病房里猛然说:“你们都是十一床家属吗,病人要休息了,你们怎么还没走啊?”
“好好好,我们马上就走!”父亲回答。
护士走到病房门口停住脚步扭过头看着我父亲:“你是十一床家属?”
“是的,真的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父亲兼和地回答护士的话。
护士的表情有些放松地问我父亲:“你是老师?你教什么课?”
“我的主课是教小学语文,可现在教师缺乏“小五门”我都能教。”
“哦,我知道,我母亲和你一样,她也是小学老师。”“你在江苏教书,那你现在每月工资多少?”
“我每月工资不多,四十五块五!”
护士惊叫起来:“呀!还不多呀!我母亲每月就拿二十八块五!”
父亲温和地笑了笑:“这可能是地区差吧!”
“地区差?都是老师,这也差得离谱了吧?”护士用疑惑的口气说。
“十一床家属,你爱人住院欠了医院不少钱,你知道吧?”
“知道知道,钱我都带来了,明天就补交上,如果不够,我回去就再想办法借。麻烦你在院长面前说几句好话,请你们放心,我爱人看病欠医院的钱,我们一定还,而且一分钱都不会少!”护士扭着细腰走了。
父亲是个守信的人,我母亲出院那天,父亲又回来了,还把母亲住院欠的医疗费都给补上。说来真奇怪,打那以后,我母亲的身体就逐渐好了起来,胆囊炎发病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是小南弯村的水土养人?还是母亲把压在心里的心结打开了?母亲找回了尊严,没有人再欺负她了,母亲从此可以站着说话了。光从这件事情上来讲,父亲托人说情搬到“荞麦湖”小南弯村居住,在当时来讲是无可厚非的选择。
(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市民心声论坛提醒您:1、所有内容,一经提交,均无法撤销或删除,请您慎重对待每一次发言; 2、在必要时,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3、所有留言本站在未调查核实前,概不负责其真实性。

论坛手机版|马鞍山市政府门户网站 ( 皖ICP备11015966号   

GMT+8, 2018-1-16 23:2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