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鞍山市民心声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143|回复: 0

小说《荞麦湖之恋》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2 15:44: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童年往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童年。有阳光有快乐,也有的则从指缝间掉进阴暗角落里被乌云所掩盖。我就是后者。在现实的残酷面前,儿时的泪总是那么软弱,那么小气。无数的星星如无数个梦,灌入我小小的脑袋中,一直在回忆,一直在思考。那是一个无法忘记的回忆和无法忘记的童年恶梦。舅舅和叔叔被打成“反动派”,母亲一次次被游村批斗。自从背起了书包上学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我们家的孩子和别的孩子不一样。我们没有戴过“红领巾,”我们不能入团,就算是长大了也不能入党更不能报名参军报效祖国。这一切的一切,对我而言就象是得了一种怪病似的,它一直在我脑海里困扰我折磨我很多年……
刚刚搬到小南弯村的时候没有亲戚,没有朋友,到了夜晚就更加寂寞了。我望着夜空,不觉想起老家的小伙伴,还有邻居黄家的五丫头阿凤。阿凤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发小,又是好朋友。无论怎么样,我都要跟她道个别,都要把我要搬家的事告诉她。
“阿凤,过几天我家就要搬走了,搬到一个很远的地方!”我轻轻地说。
“走吧,走的远远的越远越好!”阿凤说完低着头哭泣了……
“阿凤,你不要哭,我知道你的想法!搬家不只是我们俩家大人的事,还有其他因素!”
暗淡的月光里,她的泪眼中有某种难以启口的表情。至于两家大人的事她很为难,我并没有责怪她,只是想找个合适的时间和她谈谈,可遇到搬家的事,也就搁置了下来。再说既然要搬家走了,说那些事又有什么用?只有越早离开越好。
阿凤和我是同年生,我们从小就在一起玩一起过家家,一起打猪草一起拾牛粪,一起在江边沙滩上的泥洞里掏小螃蟹,一起在树林里采野蘑菇。我们一起唱一起笑,是一起喝着长江水长大的玩伴。我自幼读书勤奋,且生性乐善助人,阿凤不仅聪颖文静,好学不倦。我们常常因为一道题目而争得面红耳,尔后又和好如初。在我和阿凤相处的日子里,两家大人之间的茅盾就像是横插在我俩中间的一堵墙。
说到掏螃蟹,我差点闯了大祸。
1970年,那时粮食紧张,都想找点“野味”填填肚子,顺便打打牙祭。什么油炸南瓜花,油炸小螃蟹,爆抄玉米花等都是我们喜欢吃的。就算油炸小螃蟹最好吃的了,而且在长江岸边的小水洞里就有很多小螃蟹。我们把它掏回家后,母亲将螃蟹洗干净拖上面糊在油锅里一炸。哎呀!香喷喷的,香味一直钻到你的鼻眼里沁人心脾。
那年夏天天气很热,我带阿凤去江边泥潭里掏螃蟹。在江边掏螃蟹也不是第一次了,以往也掏过,平时都和光头胜、老虎、小明,还有其他小伙伴一起去掏螃蟹,可是人多了掏的螃蟹就很少,而且光头胜最坏最精,每次他掏的螃蟹总是最多。阿凤是个女孩子,又文弱的样子,她要跟光头胜比掏螃蟹,那要差几个几个了,光头胜掏十只螃蟹,她也掏不着一只,就算掏到一只还被螃蟹夹到她的手,痛得妈呀妈呀地大叫。很多时候,我都是把掏到的螃蟹倒到阿凤的脸盆里。小伙伴们看到了还开玩笑说阿凤是我的小媳妇,天天跟着我的屁股转。送给她那么多螃蟹,干脆把她藏在家里当小姐好了。阿凤听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不自在。因此,这次我俩悄悄地行动,就是不想带光头胜他们去。
我们离开村庄沿着小路,再穿过一遍芦苇荡。我在前面走,阿凤倖倖地跟在后面到了江边,她和我卷起裤子向江边沙滩上跑。青灰色细润的江沙在脚底下发出沙沙的响声。若是你光着脚站着晃动,不一会儿功夫,水和湿润的江沙就会从你的小脚丫缝里钻到脚背上,凉凉的舒服极了。一阵轻浪打来,瞬间细沙又从脚上移走了,露出原来的小脚丫子。嗬!一群小螃蟹见到有“敌人”来袭,一个个慌乱地横着钻进泥潭中马蜂窝似的小水洞里,偶尔还有胆大的回过头来伸出两只小眼睛,在向我们示威呢。我悄悄地弯腰走到它们跟前,用食指向水洞口一抠,哈哈!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家伙就成了我的俘虏了。我随手把它扔进身旁阿凤的脸盆里。“咣当”一声,吓得阿凤手臂伸直,两眼盯着张牙舞爪的小螃蟹看。
“阿凤,天太热了我们去江里游泳吧?”
“我不会水游泳,怕淹死!”
她既然不愿意下江游泳,我也没有多劝。我自己扯掉裤子跳入湍急的江水中。阿凤看着我光着屁股,羞得她转过脸,咯咯笑地踩着水花往下游方向跑。我扎了个猛儿再冒出水面,远远的,我看到阿凤露出细白细白的腿,弯着腰在水中摸螃蟹,两个长长的辫子伸向水中。
一艘江轮从江面上驶过,阿凤嘻嘻笑了,还不停地用小手泼水。我站在齐腰深的江水中陪着她傻笑。顿时,远远的江面上出现一道道深深的波纹有远而近,那些波纹砸向岸边时,就成白浪翻滚了,一个接着一个不停地向我们卷来。刚刚还在岸边嘻笑的阿凤,突然间就没了踪影,我呛了几口水后拼命叫喊:“阿凤!阿凤!你在哪里呀!”无论我怎么叫喊,就是没有阿凤的回音,我吓得哇哇大哭。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看到一束头发,在浑浊的白沫中摇摇晃晃。我来不及多想,猛地向前游了几下伸手抓紧一股黑发的末尾使劲往身边拉。又是一阵翻浪卷来,我拼命向岸边划去。
阿凤被拖上岸,活像一只落水狗似的躺在沙滩上。她眼睛紧闭,面色青紫。我突然想起父亲教过我,如何施救落水人的方法。我握紧双拳,在阿凤的胸前按压,再伏下身子,嘴对嘴地给她做人功呼吸。这时,阿凤的父亲和姐姐找来了,她的父亲二话没说,抱起阿凤担在大腿上头朝下地倒水,只见他用手重重地在阿凤背后不停地拍打。忽然,阿凤嗓子里传出微细的流水声,“咕噜,咕噜噜”地响,紧接着泥沙和浑浊的江水就从阿凤的嘴里哇哇地往下吐。阿凤的小命是保住了,我也因此事被母亲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也因为此事阿凤和我走得更近些……
在一场紧张的收割之后,转眼间一切都褪了颜色,一望无垠的土地苍黄地裸露着它的外表。当凋零的树叶随着清凉的秋风,从眼前划过一道道优美的弧线,在空中旋转起舞的时候,秋天的气息已被渲染的越来越浓烈了。乐观的人看秋是喜的,因为他看到的是一年的收获,辛勤劳作后的回报,硕果累累秋实满苍的喜悦与满足。而悲观的人看秋是悲的,眼睛总盯着枯叶败枝,满眼的凄凉与悲怆。这充分说明了同一事物却因心境不同,产生了截然相反的效果,看来事事皆与心境有关。
我对着浩瀚的星空,好象是在寻找什么东西,又好象什么都不是。
“冬冬!冬冬!你在发什么呆?睡觉了!”姐姐的喊叫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市民心声论坛提醒您:1、所有内容,一经提交,均无法撤销或删除,请您慎重对待每一次发言; 2、在必要时,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3、所有留言本站在未调查核实前,概不负责其真实性。

论坛手机版|马鞍山市政府门户网站 ( 皖ICP备11015966号   

GMT+8, 2018-7-17 02:4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