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鞍山市民心声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509|回复: 0

小说《荞麦湖之恋》九、“决战”牛屯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6 16:44: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陈老头 于 2018-3-6 17:02 编辑

九、“决战”牛屯河
      牛屯河,位于和县、含山两县境内,因河水经牛渚山而得名。上游在水达庙与裕溪河相接,流经桐城闸、杭驳、后港桥、白桥,至圣家圩注入长江,全长31.12公里,流域面积372平方公里。
      1977~1978年10月,在牛屯河入江口上3.28公里处建成新桥节制闸,钢筋混凝土胸墙式结构,18孔,每孔净宽6米,闸孔净高8.2米,最大泄洪流量700立方米每秒,引江灌溉流量100立方米每秒。同时建成闸下两岸堤防。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解决巢湖洪水出路
      1977年秋,我有幸参加了和县、含山两县数万人开挖牛屯河白桥段引江新河。当时任务重,条件艰苦,入冬后又遭遇冰雪恶劣天气,一担近百十斤泥土,从河底深处一步一个台阶地爬到几十米高,一百多米远的河堤时,除了气喘吁吁外,头晕目眩,两眼发黑。那时我刚满十八岁,体力、肌肉等方面都没有真正长成。能参加开挖牛屯河工程是我一生中做的最刻骨铭心的事。短短三个多月里,不畏艰巨,克服了种种困难,使我的体能得到了磨砺,这将在我一生的成长历程中起到重要而积极的作用,我十分珍惜这段珍贵的经历,同时又激励自己不断进步。
      参加开挖牛屯河前夕,生产队开社员会,传达大队部会议精神,动员并安排劳动力去和县白桥镇挖河。我和好友阿发闻听后都感觉好奇并决定一起报名参加。结果,我和阿发被列入挖河名单之中。出发前一天,季文标指导员招集参加挖河人员开会,会议主要是传达挖河的具体时间和要交待的具体事宜,要自带挖河工具、碗筷、被和洗漱用品。会议很短,主要是让大家早点回去做好准备。
      那天晚上,母亲叮嘱我:“你要注意身体,挑不动了不能勉强”。说完母亲叹了口气,又自言自语说:“才刚满十八岁的娃,就自己报名去干这么重的活。有你哭的时候!”母亲转过身去抹了一下眼泪。我赶忙走过去安慰母亲:“妈,没事的,阿发也报名去了,况且还有二哥、姐姐他们照顾我”。“他们照顾你?一根草顶一个露水珠!他们能照顾好自己就不错了,挖河的事全靠你自己担了!”。母亲坚定地说了一通。说实话,我和阿发是第一次去挖河,确实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意思,自以为和壮劳力们没有什么两样,后来在挖河、挑土实战中得到了验证,实际与自己想的根本不是一回事。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大队部运送粮草、蔬菜、大锅、大盆车辆和挖河前线指挥先遣人员,与几日前已进驻白桥镇老温村了。他们的任务是搭房建灶,联系并安排全员住宿的事宜。确保我们一到就有热饭吃,就有房子住。季文标指导员带领我们小分队,到达驻地老温村时已是傍晚时分了。到了村口,接待人员把我们带到一户温姓村长家里,进了村长家门,堂屋间里空空的,明显有人刚刚打扫过。村长告诉我们,稻草已经准备好了,从外面搬进来铺在地上睡觉就不冷。当我们几个人搬稻草回来的时候,温村长已经在向大家介绍了:“老温村都姓温,几乎没有杂姓,而且距离老温村不远的小温村也是如此。从他们村前的渠埂小路一直走就是牛屯河工地。我们大队食堂就搭建在村前的稻田里”。
      老温村就在西梁山山脚下。西梁山位于和县城南36公里江岸,西梁山在当时是敌方必守我方必夺的战略要地。1949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三十军九十师二七0团,曾在西梁山一带同国民党六十六军十三师三十八团激战三天三夜,敌我双方均伤亡严重。当年,温村长的爷爷、奶奶就带领担架队队员负责运送伤员。随后接到上级指令,解放军要进驻老温村一带进行调整。村民们都忙着打扫院落、腾出了房间让解放军战士休息。部队进入老温村后,严守铁的纪律,战士们谢绝进入民房休息,都抱着枪弹靠在房檐下或院落里打盹。看着人民子弟兵露宿野外,村民们心疼得不愿去惊扰他们,只好含着泪想等到天明时再叫醒他们。可是,第二天天还没有亮部队就开拔了。许多村民自发地手拎鸡蛋、馒头、米粥来慰问解放军战士。可部队早就悄悄离开了。见到此景,村民们竖起大拇指夸奖说:“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人民的子弟兵,是英勇出奇的神速!”
      当天晚上,在村长家堂间地面通铺的稻草上再铺一层被子,我们就能睡觉了。刚到陌生的地方有点兴奋,而且打呼噜的声音一声比一声高。有磨牙的,也有说梦话的,还有三五天没洗脚的,臭气熏天,搅得我一夜都不能入睡。凌晨四时许,民工起床的号声响了。
“都起床了!都起床了!”季指导员催促着喊。
      大家都知道,起迟了想吃到热饭就很困难,早饭被抢吃光的事会常常发生。我睡在“暖和”的被子里打了个滚又睡着了,二哥喊我赶快起来去食堂打饭。民工食堂是搭建在老温村前面小路旁稻田里的,稻田里的稻子早已收割完毕,留下十几公分的稻茬还清晰可见。食堂简易实用,是用毛竹搭建的落地人字形房子,屋顶是用芦莲和芦席盖着的,屋里生上巨形锅灶,几口大铁锅的蒸笼上冒着滚滚蒸气,蒸气和外面的雾气混合在一起时,屋里只听着声音,就算近在咫尺都看不见对方的人。我朦朦胧胧地半睡半醒,高一脚低一脚走在通往民工食堂的乡野村道上,一阵冷风吹过,我接连打了几个寒颤。到了民工食堂附近,隐约看见一簇一簇的黑影在闪动,也有的人是蹲在地上的,只听到碗筷敲打声和吃饭时从嘴里发出的“呼嗤哈噜”声,其他什么也看不清楚。
      忽听有人喊:“哪个吃完了借给我一双筷子!”又有人回答:“没有,你干脆折个树枝用吧!”。这也不奇怪,在这种食堂人多的大场面,丢三落四的事也在所难免。
      老温村前面有一条渠埂小路,小路是一直通往牛屯河工地的,小路上已经有说话的声音,声音是向挖河方向去的。季文标又催促说:“快点走了!快点走了!”。当这条小路上挤满挖河民工的时候,我和阿发挑着络框也走在此行列中。走了很长一段时间,快到目的地时,天才渐渐白亮。小路两旁的农田高低不平,有的已经种了麦子,麦苗是刚出土不久的小苗。远处田间的喇叭里在播放动听的音乐:“幸福的花儿心中开放,爱情的歌儿随风飘荡……”歌声嘎然停了,喇叭里“叽叽吱吱”扭动调试的声音,与刚才播放流行音乐的声音很不谐调。喇叭里又传出年轻女播音员的声音,虽然,她的普通话不是很标准,但是,这个声音对于小伙儿们来说,就有一种春心荡漾的感觉,是一直梦寐以求的声音。
      “民工同志!早上好!下面播送秋枫的散文,题目是《牛屯河,我来了》
      牛屯河,我来了
      金色季节
      我踩着晨曦的第一缕阳光
      用指尖弹跳着优美的韵律
     高歌一曲,祖国你好,牛屯河你好
     撒一片汗水
     让缤纷的彩旗插遍牛屯河两岸
      ……
      听着听着,天就大亮了,也不知道脚下的小路是什么时候没有的,当高一脚低一脚踩着稻茬时才清醒。原来,牛屯河就是在眼前了。站在稻田的田埂上眺望远方。远处山野秀丽啊!就像画卷一样美。近处彩色的旗帜在风中飘扬,肩上挑着担的民工川流不息,好热闹的场景。我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住了。季指导员带领一帮人从河床开挖线走到河床中心桩看门道。河床中心已经挖开了一条两米宽的排水沟槽,很显然,对面的民工兄弟已经先来挖几天了。季文标他们站在原地叽咕着什么话,我和阿发完全没有在意。说实话,对挖河这事我们一点儿都不懂,我们哪里知道,先来挖河还有奥妙呢?真是奥妙无穷。说白了,就是先挖土方者不可能挖得很直,总会留下一点土方下来,而这些留下来的土方就要由后来人来完成,从河沟深处挑一担土到堆土界线,最远的有一百多米远,而且河床越往下挖,先挖者留下的土方就越多。季指导员他们之前叽咕的意思也就是这个意思。后来发现,挖到一定的时候,总会挖得像鸽子笼似的,除了开沟线外,其余三方都留下“扇墙”,这些土方都要等监管部门来人测量解决。就为这“扇墙”土方,吵的面红耳赤的事时有发生。
      刚开始挖河几天是腰疼,后来是腿疼,再后来全身都疼。平坡上原来稻茬田硬硬的地表层,被挑土来回走动变软了,脚就好像走在棉花上软软的走不动,坡上还显漉漉的,一担土挑上去头晕目眩,两眼发黑且不说,两个小腿肚子还不停地抽筋。早晨刚来上工,就盼着天黑早点收工。有时遇到老天同情,下一场雨休息一两天缓缓气神,或结伴去白桥镇上的澡堂里洗个澡,再转到西梁山上逛逛,这也是最开心的事了。可雨后河堤坡上很滑,路面更软更费力。
      牛屯河工地上几万人上茅坑的问题,那可是个大问题,光靠零散的几个茅坑是怎么也解决不了的问题。因此,民工们需要方便了,就只能蹬在四面八方的田沟里方便。没想到,刚解掉裤子蹬下来,却发现后面站着几个人,有老年人,有中年妇女,也有穿红袄的姑娘。他们左手拿着粪箕子,右手拿着一个带木把的小铁钯。他们有的粪箕里是满满的粪便,有的粪箕里则只有一半。等你提裤子时,他们就冲上来伸着钯子抢,当然要看谁的钯子伸得快了。抢到粪便的人,笑着跑了再抢下一个,手慢的人啊哟一声后扭头跑,意思是他手伸慢了,没有抢到地上的粪便。我边系裤子边纳闷边想,我不能将拉出来的粪便分几份供你们来抢吧?小时候,我和阿凤就拾过猪粪、牛粪,像他们这样抢人粪便还是第一次碰见。当然了,目的都是一样。
      我和阿发年轻,指导员就把我们安排在女劳力行列中。又过了一段时间,河床已经被挖下去很深了,越往下挖越困难,河两边堆放的泥土已经挡住了视线。说实话,我和阿发有些熬不住了。先是肩磨破了,好心的大姐们就让我挖土,可是挖了不久,手上的水泡又磨破了。阿发的姐姐和我的姐姐看着我们俩狼狈痛苦的样子,都心疼得掉眼泪。
      前几天气温还暖暖的,昨天清早,天气骤然变冷,空中布满了铅色的阴云,中午,凛冽的寒风刮起来了,呼呼地刮了整整一个下午。黄昏时分风停了,就下起雪来。这是华东地区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开始下雪时还伴着小雨,不久就只见鹅毛般的雪花,从彤云密布的天空中飘落下来,地上一会儿就白了。冬天的山村到了夜里格外寂静,只听见雪花簌簌地不断下落。偶尔咯吱一声响。树木的枯枝被积雪压断了。大雪整整下了一夜。早晨,推开门一看,嗬!好大的雪啊!山川、树木、房屋,全部罩上了一层厚厚的雪,大地变成了粉妆玉砌的世界。
      大雪封了路,给后方运送粮草、蔬菜的车辆带来了很大的困难,车辆进出几乎到了瘫痪的程度。
     《三国演义》第七六回:“今将军所统汉上九郡,皆已属他人矣;止有孤城一区,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危在旦夕。”那个只是写书人杜撰的故事情节,况且也已久远。而如今,大雪封了路,数万人被困在西梁山脚下村庄里出不去,后方运送粮草、蔬菜的车辆又进不来,大家只好空坐在被窝里等着人来解救。闲下无事,就有人篇笑话:“兵困老小温,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危在旦夕。”不久,地方政府给予雪困民工大力支援,周边各家各户送来粮草和蔬菜,先缓解一下燃眉之急,等天晴了,雪融化了,运送粮草的车子就能进来了。
      天晴了,雪还没有融化,从各方步履蹒跚地向牛屯河方向赶,白皑皑的雪照得眼睛都发涨。到了四九的季节,气温日趋低下,早晨两只手冻的生疼,等太阳出来暖和一点了手又回劲疼,疼得直喊救命。打那以后,我的双手关节留下了后遗症,呈现为麻木、压痛、手指关节弯曲僵硬症状。直到现在,冬季见到冰冷的水就害怕的发抖。
      工地上的喇叭又响起那个女播音员声音:“民工同志们!民工同志们!下面播送秋风来稿《拼搏》 ”
      年轻的我们自信飞扬,青春的气息如同初升的朝阳,蓬勃的力量如同阳光在挥洒。此时此刻,河道便是我们精彩的舞台,吹响的号声便是我们最高的奖章!拼搏!冰雪挡不住我们前进的步伐;拼搏!我们是生命乐章中最响的音符。在我们的心中,只有不停拼搏的信念,用自己铿锵有力的步伐去迈开人生新的旅程。广播稿播送完了,请听歌曲……
      刚才还在打软的双腿,好像是打了气似的,步伐忽然娇键了,肩上的担子也轻松了许多。晌午的时候,河对面突然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原来是兄弟民工在庆祝竣工典礼,远远的河堤护坡上打上网格铺上草坪,看上去很漂亮。只等着监管部门来人测试合格了才算正式竣工。
      不久,在我们大队全体农民工通力协作下,冒着冰雪,排除万难,一举拿下河床床底,经监管部门的验收全部合格。最后洒泪告别了老温村乡亲,赶在春节前回家过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市民心声论坛提醒您:1、所有内容,一经提交,均无法撤销或删除,请您慎重对待每一次发言; 2、在必要时,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3、所有留言本站在未调查核实前,概不负责其真实性。

论坛手机版|马鞍山市政府门户网站 ( 皖ICP备11015966号   

GMT+8, 2018-9-24 12:4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